前皇馬主席洛倫索·桑斯去世,享年76歲
 
當地時間3月21日晚間,前皇馬主席洛倫索·桑斯去世,享年76歲。對於這個身材胖大,長期有慢性病史,深切治療期間出現腎衰症狀的老人而言,“新冠”病毒是致命的,比輸掉國家德比、輸掉聯賽冠軍、輸掉主席大選更讓他難以承受。與伯納烏和弗洛倫蒂諾相比,桑斯或許不是皇馬歷史上成就最大、榮譽最多的領導者,但他完成了一件至今看來仍堪稱偉大的目標:讓人們重新相信夢想的力量。

3月17日,多家西班牙媒體確認,桑斯在感染新冠病毒後入院治療。當時桑斯的三兒子費爾南多對外表示,桑斯其實已經連續8天發燒,但桑斯不希望入院治療佔用醫療資源,直至出現呼吸困難的症狀後,桑斯才被送入醫院。

桑斯入院次日,其實曾有令人感到樂觀的消息傳來。根據《阿斯報》當時的報導,當地時間週三上午,桑斯的情況一度好轉,他也在醫院中向家人確認自己狀態平穩。然而就在週三下午,桑斯病情惡化,在有呼吸困難的同時,也出現了腎衰竭的症狀。週四上午,桑斯最後一次與家人聯繫,表示自己的情況並不好。

此後幾日,桑斯病情依舊不樂觀。週六早些時候,桑斯長子小洛倫索·桑斯還曾在社交媒體帳號上發文,祈禱父親渡過難關,“他如同冠軍一樣在戰鬥,但他的力量一直在減弱…願有奇跡發生。”令人惋惜的是,奇跡最終未能到來,桑斯在當天晚間與世長辭。

洛倫索·桑斯是個典型的“國家主義愛國者”。

他出身在一個擁有10名兄弟姐妹的貧寒家庭,在業餘球會守過門,在印刷廠當過工人。

佛朗哥的獨裁時代宣告結束時,身強力壯、頭腦聰明且野心勃勃的桑斯與其他立場激進的政治投機者一起投身進入社會體制改革的浪潮中。
他加入了極右翼黨派“新力量”,而塞維利亞前主席德爾尼多以及如今西班牙職業足球聯盟主席特巴斯也曾是這個組織的活躍分子。

西班牙民主化改革極大削弱了右翼派別,不過短短幾年的政治活動讓桑斯積累了信心和力量,進而轉戰另一塊非政治又與政治密切相關的陣地:足球。他成了5個孩子的父親,3個兒子中,小洛倫索成為職業籃球運動員和經理,帕科和費爾南多成為職業足球運動員和俱樂部主席,女兒瑪盧拉則嫁給了西班牙國腳薩爾加多。

他不但成為一個體育明星家庭的大家長,還將家族與一個殿堂級的名字綁定在了一起:皇馬。他的兒子和女婿在皇馬踢球、任職,他也在足球界一代豪強拉蒙·門多薩的扶持下,一路從董事、副主席來到俱樂部二把手的位置。

桑斯擔任皇馬副主席期間,經歷了球隊統治西班牙聯賽的“五鷹”輝煌時代,也兩次在現場親歷了最後一輪被巴薩反超失冠的災難性場面。1992和1993年兩屆西甲聯賽,皇馬都是在末輪做客特內里費島,輸掉比賽並輸掉冠軍的。

桑斯在現場目睹頭號射手薩莫拉諾因場面不利與對方發生衝突並吃到紅牌,氣到幾乎忘了與主隊主席握手告別。

沮喪之餘,他也意識到僅靠皇馬的榮譽感和本土青年才俊的壟斷,不但會失去霸主地位,更會失去未來的競爭力。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巴薩靠克魯伊夫和一班風格迥異的世界級球星打造出的“夢之隊”,其在世界範圍內的號召力已經超過皇馬。

而體制內的競爭也在增加。拉蒙·門多薩再次在大選中獲勝,被人指出存在作弊行為。
桑斯雖然是老主席“欽點”的接班人,也感覺靠吃老本是沒有前途的。

俱樂部必須做出改變,首先是人員構成,其次就是目標。不能再以西甲和國王杯為目標,而是要放眼整個世界,追逐皇馬遺忘已久的歐冠夢想。1996年夏天,隨著米亞托維奇、達沃·蘇克、西多夫、羅貝托·卡洛斯、帕努奇和伊爾格納等國際球星先後在伯納烏球場亮相,皇馬宣告“五鷹”已成為回憶,一支嶄新的國際化的球隊展現在皇馬球迷以及國際比賽直播的新寵兒。

趁著國家聯賽全面職業化、洲際大賽全面商業化、電視轉播和廣告收入所占比重越來越高的發展勢頭,桑斯當年在政界沒能兌現的夢想全部在皇馬身上成功了。

桑斯在1995年到2000年擔任皇馬主席期間,皇馬在競技層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獲得西甲冠軍、豐田杯冠軍、西班牙超級杯冠軍各一次。更重要的是,皇馬在他任內時隔32年再次問鼎歐冠(1997-98賽季),又在1999-2000賽季再度捧杯。

然而正像桑斯在改革風潮中選擇了風格激進但立場保守的那一方,他對足球發展的形勢也做出了誤判。2000年皇馬奪得俱樂部歷史上第8座歐冠獎盃後,他認定自己將成就一番不亞于伯納烏的偉大成就,繼而宣佈提前召集大選,借歐冠之力完成連任。
桑斯已經感受到來自一名叫做弗洛倫蒂諾的成功企業家在背後製造的壓力,但萬萬沒想到,後者居然以菲戈為籌碼,並最大程度利用媒體宣傳征服了胃口越來越高的會員。之後的歷史證明,弗洛倫蒂諾是一個比桑斯更大膽且更懂商業運作的領導者。但也必須承認,第8座歐冠雖然是桑斯平生最得意的成就,也是他競選的最大籌碼,但也是弗洛倫蒂諾“銀河戰艦”計畫的基礎。

桑斯並沒有就此退出人們的視界,小兒子費爾南多·桑斯在馬拉加結束職業足球生涯後,轉身坐上主席臺,在父親的支持下,成為這座大城市小球會的主人,隨後親手完成了西甲歷史上第一宗“石油黑金”入資交易。老桑斯一生通吃黑白兩道,利用政策和法律空子賺了不少錢,也為此受到法律制裁。但歸根結底,他留給西班牙足球界和皇馬的那段歷史回憶,是極具時代感、驚人且飽含滋味的。

周日《阿斯報》與《馬卡報》的頭版,都向剛剛離世的洛倫索·桑斯致敬,兩家媒體的著重點也都在於他帶領皇馬重奪歐冠的這份功績。《阿斯報》頭版標題為:那個帶來第七座歐冠的人;《馬卡報》標題則為:向那位帶領皇馬重奪歐冠的主席,說一聲再見。

由於新冠病毒的傳染性,桑斯無法在人生的最後時刻擁有親人的陪伴。
而因為出行限制令,桑斯的子女親人以及皇馬俱樂部,也無法在此時為桑斯舉辦告別儀式。
面對父親的去世,小洛倫索·桑斯十分悲痛,“我的父親過世了。他不應迎來這樣的終點,也不應以這樣的方式離去。
他是我生命中見過的最出色、最勇敢、最勤奮的人之一,家庭與皇馬是他動力的源泉。我的母親與我們兄妹幾人以他為傲,願他安息。”

作為桑斯的女婿,皇馬舊將薩爾加多傷心地表示:“我不知道從哪裡說起……當初我加盟皇馬時,你說過,這名球員會陪伴俱樂部多年。說到做到,我為皇馬效力很久,我也成為了你家庭的一員。在我雙親去世後,你與瑪莉亞就成為了我的父母……”
而作為皇馬時隔32年重奪歐冠的功臣,昔日皇馬前鋒米亞托維奇也視桑斯為父親,“他就這樣走了,我們沒有辦法與他告別,也不能和他最後說上一句話,這令人心碎。這一夜,是我最傷心的一夜,我到現在也無法相信這個現實。

我一直將他當作父親,與他十分親近,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我希望當這一切過去之後,皇馬可以為他舉辦一個盛大的告別儀式。”

作為皇馬現任隊長,拉莫斯寫道:“對於皇馬人來說,這是非常傷心的一天。
洛倫索為皇馬帶來的第7、第8座歐冠冠軍,將皇馬的過去與現在連接起來。他的離去,讓我們在這個艱難的時期中更加悲傷,向他的家屬深表慰問,願他安息。”

卡佩羅曾在桑斯擔任皇馬主席期間出任球隊主帥,但兩人因費爾南多·桑斯是否應當擔任主力而有過不少爭執。
卡佩羅並沒有給費爾南多太多機會,而義大利人也匆匆結束了自己在皇馬的第一段執教生涯。

時過境遷,卡佩羅早已釋懷,如今桑斯離去,卡佩羅也在接受西媒採訪時回憶稱:“我們在工作方面的確有過很大的分歧。
對於我來說,他是個很有個性的人,我與桑斯一起打造了一支球隊,一年後,這支球隊贏得了歐冠。

桑斯是一位好主席,我們當時沒有雄厚的財力,但他很懂足球,也正因如此,我們打造了非常出色的隊伍。”

在成為巴薩主席之前,加斯派特曾擔任巴薩副主席多年,他也是桑斯的“老對手”。

談起桑斯的離世,加斯派特感歎道:“我感到十分悲傷,他因為這個病毒而離去。

之前我們有時候也會聊天,每當皇馬與巴薩對決的時候,我們都會通電話,我很欣賞他,他是個親密的朋友。願他的在天之靈,能幫助我們早日渡過這一劫難。”



不想錯過NBA MLB NPB 足球/籃球/棒球等...
各類球類運動賽事大小消息
每日分享交流賽事
歡迎透過下方連結跟我們一起討論~